当前位置:首页> 综合 >西安事变中「何应钦欲趁乱害死蒋介石」这一谣言,从何而来?

西安事变中「何应钦欲趁乱害死蒋介石」这一谣言,从何而来?

发布日期:2019-12-01 13:10:00

资料来源:阎米林|简史(身份证:滕循_离石)

照片:蒋介石的被捕是由国民党宣传人员在事件发生后第一时间拍摄的。军政人员写的“蒋介石有困难”几个字被留在悬崖上。

关于Xi事变,中国知识分子有一句老话:

“事变后,以何秦英为首的亲日派极力主张进攻Xi安,并想趁乱杀蒋介石,或由张发科、杨虎城杀蒋介石以取而代之。“①

这纯粹是谣言。

何秦英没有杀蒋的心

蒋介石被关押在Xi,南京出现了权力真空。何秦英确实暂时获得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地位——事发当晚,国民党中央常委、中央政治委员会临时联席会议作出决议,“何秦英,军委委员、军政部长,负责指挥和动员军队”。

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有能力取代蒋介石。他在党内的资历和力量远不如汪精卫等人。在地方势力方面,也很难与李宗仁、阎锡山(来自贵州,没有地方势力可依靠)相提并论;即使在黄埔系,陈诚、胡宗南等人的权力也无法控制。

经过多年军政界的沉浮,何秦英甚至不会有这种自知之明,也不会产生“代替蒋介石”的荒谬想法。

事实上,在12月12日晚的会议上,秦英并不是唯一主张“正式惩罚性远征”的人。戴冀涛强烈主张派飞机轰炸Xi。陈立夫痛斥叛徒张继,他说他不应该太草率地对付张某,以免对蒋先生造成危险。②戴冀涛、陈立夫和蒋介石的关系非常密切,自然不可能是为了逼张学良、杨虎城杀蒋介石。

照片:何秦英

据左温爽教授梳理各种史料后统计:

当时南京的国民党领导人中,拥护十字军东征的有:戴冀涛、居正、朱家华、叶楚伧、丁魏奋、余有仁、朱培德、何秦英、吴志辉、陈公波、陈郭芙、陈立夫、张道藩、马朝军、熊世辉、程谦,可能还有孙科、林森,阵容很大③

在这些人中,何秦英的“明确惩罚性”立场并不是最强硬的。

军事讨伐确实有可能迫使张杨彻底决裂,从而危及蒋介石的生命。即便如此,为什么与蒋介石关系非常密切的戴冀涛、陈立夫、陈郭芙、朱培德还坚持“正式讨伐”?戴冀涛有一个解释:

“张、杨...被劫持的总司令,将江红的生死视为政治威胁。中央政府既不能屈服于其疯狂的叛乱,也不能让国家陷入专业的堕落;特别是,我们不能过分关注蒋公的安全,忽视国家的法律法规。因此,中央政府应该坚定不移地采取对策。”④

总之,在戴看来,“国家纪律”高于江的人身安全。

谣言的来源

何秦英几十年来臭名昭著的“趁乱杀蒋介石,或用张发科和杨致远之手杀蒋介石”的根源在宋美龄。

根据陈公波的回忆,他亲眼目睹了这一事件,在12月12日晚上的紧急会议上,国民党中央党部定下了“指挥讨伐”的基调,但第二天宋美龄从上海来到北京,坚持“和平解决”,情况发生了变化。

“市委总部和家属刚刚形成了对抗局面。在中央党部,它没有问蒋先生是生是死,而是关注中央的威严。在家庭中,他们不想考虑政府的威严,而是关注蒋先生的自由和生活。”

戴冀涛坚持把维护“民族纪律”作为第一要务,成为宋美龄的第一线对手。

“中央军事学院开会,蒋夫人也在场。戴冀涛发了脾气。陈无法与张和杨讲和。冀涛扔了把椅子,大声哭了起来。在过去的几年里,冀涛先生把自己培养成一个能照顾好自己的圣人,穿着一件中国夹克和长袍,写楷书和汉字。当时,他对张阳有一种强烈的“远离汉贼”的倾向。16日中央政治会议召开时,声音更大,并声称要谴责这一罪行。说到正义,它会毫不犹豫地敲桌子来弥补它的眼泪。......孔勇很自然地听从了蒋夫人的和平解决建议,于是她大骂了冀涛一顿,并向他表示了深深的感谢。”⑤

根据王子壮的记忆,会议期间,戴冀涛因与宋美龄发生冲突而离开。

当蒋介石于12月12日被拘留在上文海时,宋美龄昏倒了。他渴望救他丈夫是可以理解的。在这种家庭与国家的冲突中,暂时有权指挥和动员军队的何秦英被推到了“同谋者”的最前线。陈红波回忆道:

”南京突然传出谣言,说何敬之为什么坚持讨伐,为了不救蒋先生,他将被迫向张阳示好,情急之下,伤害到蒋先生,他继承了蒋先生的职位,晋升为军事领袖。这种谣言真的很可怕。如果你这样说,每个主张惩罚性行动的人都别有用心。......当时,蒋先生在Xi的监禁不再是国家大事,而是宋孔家族的家事。中央政府不能再干预了。蒋夫人在中央军事学院发表了另一次演讲,甚至暗示鼓吹十字军东征是别有用心的。于是何敬之不得不闭上嘴,戴和居这两位老先生只变得不耐烦和愠怒。“⑥

宋美龄对秦英“别有用心”的指控只是她当时怀疑的一部分——事实上,就连宋子文也在她的怀疑之列。根据康泽的记忆,在宋美龄去Xi安之前,他去看过她,并有这样一段对话:

”(夫人说)我明天将和王子(宋子文)一起去Xi。我问我妻子为什么想和我一起去。她说她不放心。张王子和杨有机会。"

照片:1936年12月14日,宋美龄派坦纳去Xi安了解这一事件。图为张学良阅读段娜带来的宋美龄来信。

宋美龄诉秦英案

事实上,戴冀涛和何秦英都不反对宋家私人使用私人关系来解救蒋介石。其反对意见是将张杨的“和平解决”提交中央政府讨论,并将其提升为一项固定的政策。例如,在12月13日的会议上,那些主张“明确十字军东征”的人完全占上风,但会后,“十字军东征”的支持者再次告诉孔祥熙:

“由于国家的立场,这个会场的空气必须是这样的。如果有办法让私人尽可能多地营救他,但没有必要向会议报告。如果接触有助于恢复江主席的自由,中央政府会非常欢迎他,但目前在会上说什么都不合适。”

戴冀涛还委婉地对那些想偷渡来解救蒋介石的人说,“我在看大门”,意思是“大门”(国家的法律法规)必须坚持“惩罚性”的原则,但他对“侧门”和“后门”没有控制权,其他人不妨去。他秦英为这些想通过“侧门”和“后门”的人安排了飞机。⑦

然而,宋美龄急于救他的丈夫,并怀疑有人想利用混乱获取利润。因此,很难认同戴和什么样的人这样做。此外,在高层会议上,戴秉国和什么样的人发生了激烈的冲突——宋美龄本人承认:

“当辩论激烈、情绪高涨时,没有时间考虑说话的态度。”

宋美龄还在给蒋介石的信中写了她对何秦英的怀疑。

12月18日,周恩来打电话给延安,报告Xi的局势。

“南京亲日派的目的是引发内战,而不是拯救蒋介石。宋美龄写信给江:“我宁愿抗日也不愿死敌”(指贺和王)。孔祥熙试图和解。宋子文在停战的条件下来到Xi。王将回家。⑧(引号中的文本是原始文档)

很明显,根据周发现的信息,宋美龄在给江的信中说了一些反对何秦英的话。后来,延安把何秦英定为斗争的对象,并发布了许多指示,要求“一切注意力”集中在向“党内党外活动分子”宣传时的“何秦英为首的亲日派”。它可能受到了宋美龄的话的影响。

当时,宋美龄的怀疑被国民政府的高级官员广泛认为是“急于救丈夫”的“女性意见”。这让宋美龄非常不高兴。因此,事件和平解决后,宋不顾周围人的反对,坚持公开出版《Xi安事件回忆录》,为自己“辩护”。

在他的“回忆录”中,宋先生声称他当时不是“急于救他的丈夫”,而是为了国家和民族。“我是一个女人,这个世界一定认为女人再也不能对这种情况进行理性的讨论了。因此,我会尽力克制自己的个人感情,考虑全局。”与此同时,宋谴责中央高层“在真相大白前几小时内决定对张学良的惩罚”和“立即动员军队讨伐Xi安国”的决定,认为这是一个非常轻率的决定。

她还提到戴·冀涛、何·秦英等人的观点——“为了维护国家政府的威望,我们应该立即进行侵略和讨伐”,“国家的生存应该比个人的生命更重要”——是不合理的,当他们说这些话的时候,他们蔑视自己“一个女人只知道如何拯救她的丈夫”。⑨

《Xi事变回忆录》将宋美龄装扮成一个理性的人,并将戴冀涛和何秦英等国民政府其他高级官员塑造成“恶棍”。这本书的出版让戴冀涛很不开心,所以他离开这个世界很长时间了。陈立夫曾经感慨道:

“他(戴冀涛)受伤了。毕竟,谁不读蒋夫人的书?这本书伤害了许多人。”⑩

蒋介石实际上赞赏何秦英对此事件的反应。

12月16日,江泽民听说何秦英已下令“中央空军在渭南、花县等地实施突然轰炸”。他的心情是“知道中央政府负责反叛乱运动不仅对家庭来说是好消息,对客人来说也是好消息。”

17日,江泽民以“中国(即蒋介石)可以在本周六(19日)前返回北京”为由,书面命令秦英停止轰炸。因此,周六之前不应该有冲突,必须停止轰炸。”他还严格遵守指示,停止了轰炸。而理解蒋介石的言外之意,就是给张学良下最后通牒,如果三天之内,蒋介石没有获释,军事讨伐将会继续。⑪

蒋介石获释后,何秦英仍坚持讨伐张杨。宋美龄的话并没有改变江泽民对他的信任和重用。

1979年,在秦英90岁生日那天,蒋经国在他的生日讲话中写道:“当Xi事变发生时,尊重公众,支持领导人,呼吁忠诚和忠诚”。可以看出,蒋家从来不相信“何秦英想趁乱杀蒋介石”的谣言。

笔记

(1)那天共产党和共产党都说了同样的话。在中国大陆,这种说法尤其广为流传。

(2)《徐永昌日记》,1936年12月16日:“赵之庆报道说,戴冀涛等人在南京中央会议期间不是跺脚就是叹气。张普全说,我们不应该太草率地对付张某,以免对蒋先生造成危险。陈立夫也是叛徒。”

(3)左温爽,《Xi事变后的南京讨伐派——以戴冀涛和何秦英为中心的再讨论》,现代史研究,2006年第6期。

(4)、(5)和(6)陈公波,《苦涩的笑录》,东方出版社,2004年,第236-237页。

⑦《王子壮日记》第4卷,1937年5月12日,p132-134。沈云龙等,《齐世英先生访谈录》,中国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,1997年,第201页。引自左温爽,《Xi事变后的南京讨伐——以戴冀涛和何秦英为中心的再讨论》,现代史研究,2006年第6期。

今天周恩来给毛泽东和中共中央的电报,关于Xi事变后的形势(1936年12月18日)。收录于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央档案馆编辑的《建国以来重要文献选编(第13卷)(1921-1949)》,2011年,第419-420页。

⑨宋美龄,《蒋夫人Xi安事件回忆录》。

出席杨天石“陈立夫与Xi安事件——读陈立夫口述历史二”。收录于《追寻历史印记,杨天石解读海外秘密档案》,重庆出版社,2016年。

熊宗仁,《Xi安事件研究的主要缺陷——论何秦英“讨伐”和“亲日”问题的动因》,贵州社会科学,2008年第4期。此外,徐永昌在1936年12月19日的日记中说:“根据江先生对何静的指示,这与对张汉卿发出48小时的最后通牒没有什么不同。盖江说,他可以在周六和周日返回北京,周六和周日之前不允许发生冲突或爆炸。如果张仍不让运河在周六和周日返回,总攻击可以在周六黄昏后开始,但他不知道对韩庆的理解和为期两天的访问。”也可以看出,何秦英对蒋介石手谕的理解是到位的。

(结束)

在充满话题和热爱阅读的新媒体编辑室,我们经常在各种公开的数字上遇到新的有趣的事情。

现在,它们将一个接一个地出现在这个专栏中。

我们也欢迎您随时参与,并留言向我们推荐您阅读的低调而优秀的文章。


dafa888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 吉林十一选五投注




上一篇:振华重工分公司因超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被生态环境局罚款65万元
下一篇:美团点评今收盘市值661亿美元,仅次于阿里巴巴和腾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