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> 情感 >故事:丈夫前妻赖我家,和我婆婆商量怎么算计我财产,我可不会吃

故事:丈夫前妻赖我家,和我婆婆商量怎么算计我财产,我可不会吃

发布日期:2019-10-17 12:11:37

每天读一些故事应用作者:阿九

耿威和钱翔都是第二次结婚。他们结婚五年了,共同经营一家面馆。

虽然这家面馆的名称是“老耿面馆”,但事实上,老耿是一名兼职工人,月薪固定。真正的老板是钱翔。

最后一桌客人退房后,钱翔拉下面馆的卷帘门,然后关掉写着“老耿面馆”的灯箱广告牌,回到柜台清点今天的营业额。

老耿穿着围裙,正在后厨房给钱翔煮鸡丝和蘑菇面条。他今年45岁。他很高,但是很瘦。他戴着一副无框近视眼镜,非常平易近人。

“十个厨师中有九个是胖的”这句老话在这里已经不再适用了。他曾经是餐馆老板。虽然他是一个熟练的面条机制造商,但他不知道如何操作,也不会招揽生意。因此,经过一年的大力支持,这家餐馆终于关闭了。

钱翔不喜欢猪肉,但他特别喜欢鸡肉。老耿来钱翔申请拉面大师时,钱翔让他做一碗蘑菇鸡面。吃完后,他赞不绝口,当场被接受。

面条在汤里上下“咕嘟咕嘟”作响。绿色的油菜、棕色的蘑菇和白色的鸡丝都与面条交织在一起,散发出诱人的香味。

老耿看着可以马上从锅里拿出来的面条。领带抓起一把盐扔进了锅里。他想象着当他吃了这碗咸苦的面条时,钱翔脸上的表情应该是多么扭曲。但即便如此,她可能不会说太多,是吗?

钱翔绝不会主动和他争吵。她脾气温和。每当老耿做了让她不满意的事情,她只会捂住嘴唇,看着他说不出话来,失望地看着他,然后收拾残局或者重新开始。

这不是钱翔过去的样子。她会和老耿开玩笑,买他喜欢吃的东西,教她三岁的女儿叫他“爸爸”那时,他们三个非常高兴,老耿感到很高兴。

然而,自从老耿的母亲赵女士到来后,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。自古以来,婆媳问题一直是最大的问题之一。老耿显然没有处理这个问题的聪明头脑。每当一个老女人和一个年轻女人发生冲突,不管是对是错,他只会用“世界上所有的父母”来说服钱翔,让她理解他母亲的困难。

钱翔沉默了。她只是把女儿交给了父母。不管怎样,她现在的婆婆也不喜欢半路出家的孙女。

赵女士总能让钱翔怒视她,变得愤怒。每当这个时候,赵女士都会摆出一副“我就是这样,你能对我做什么”,一丝不挂,挑衅的样子。

起初,钱翔会和她讲道理。后来,她变得好争吵。最后,她只是把赵女士看成一无所有,好像家里没有这样的人。

赵女士全副武装,准备给钱翔一场“一山二虎”的决斗,以确立他在家庭中的地位。在她看来,除了不受欢迎的孙女,钱翔目前拥有的一切都是她儿子的。因为这是她儿子的,也就是她的。既然是她的,那么她有最后的发言权。既然她说了算,为什么钱翔每天都给她看一张死人脸?她鄙视谁?

但是钱翔没有接电话。她甚至懒得看赵女士一眼。对于这个整天跳上跳下找麻烦的婆婆来说,她真的与某人敬而远之。没有激怒我躲起来吗?

赵薇的拳头似乎击中了一团棉花,但什么也没打中。她不愿意,提议让女儿去面馆记账。钱翔毫不犹豫地拒绝了。她开玩笑说面馆是她自己婚前的财产。就连老耿也不敢多说。当她是岳母的时候,她从哪里得到这么大的一张脸?这么大的权力?

尊严再次受到挑战。赵薇大发雷霆后,她的士气变得更高了。她发誓要让钱翔成为她心目中理想的儿媳妇。如果她没能成功,她会让钱翔离开房子,这样她就可以自己选择另一个儿媳妇。

然而,她只敢偷偷想象这样一个流行的想法。毕竟,她的儿子不会同意她的愚蠢想法。

此外,钱翔的家人也很有帮助。父母都是资深退休教授,只有钱翔有一个女儿。不说别的,每月只有两个老人的养老金让赵女士的眼睛发热,更不用说现在的钱翔面馆了。那也是每天一大笔钱。这样的儿媳妇不适合傻瓜。

“儿子,当你从父母那里得到所有的钱,把面馆变成你自己的,妈妈会给你一个诚实听话的妻子。”

老耿想起妈妈的话,觉得她真的很棒。他们都结婚五年了。钱翔一直拒绝将婚前财产变成夫妻共同财产。这是老耿最不满意的地方,他觉得钱翔在为自己辩护。据说半途而废的夫妇是小偷,他们想从彼此那里偷东西,防止彼此从自己那里偷东西。钱翔认为他是小偷吗?

摇摇头,把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抛在脑后,老耿把大量的盐面条倒进泔水桶,又开始烹调油,又吃完了一碗美味的蘑菇鸡肉面条。

当钱翔看到他时,她满脸笑容。她的耳朵短,眼睛弯曲。头顶明亮的灯光下,她看起来比白天漂亮多了。

“老耿,今天的营业额比昨天高得多。这都是你的功劳和努力。”

“努力工作是不可能的。这是我应该做的。洗手吃饭。”老耿低下头,看着钱翔说道。

钱翔非常听话,跑去洗手。当他回来的时候,他吃了面条,责怪老耿:“如果我每天都这样吃,我的体重就会和猪肩并肩。如果我胖了以后不能在路上行走怎么办?”

老耿笑着说,“你怕胖吗?我妈妈说,如果一个男人想发财,他必须有一个胖媳妇在炕上。”

谈到敏感的人,钱翔停止了说话,大口大口地吃着面条。他抬头喝了一碗汤。

老耿拿起碗和筷子,正准备洗的时候,他的手机突然响了。他拿起一个奇怪的本地号码,皱起眉头。他通过电话说,“你好。”

“耿威,是我。”电话的另一边有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女人的声音。这个声音消失了六年,现在他又想起来了。

老耿的眉头皱得更紧了。他沉默不语,很长时间没有说话。

钱翔奇怪地看着他,默默地问道:“这是谁的电话?”

老耿打开免提,他的前妻萧泓的声音从他的手机里传来。起初,他预示了很多,最后他解释了他的目的。

“耿威,我现在急需一笔钱。你能帮我吗?”

钱翔看着老耿,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想着当这两个人在背后偷偷联系的时候。

“耿威,我真的别无选择,只能来找你。别担心,我不会无缘无故借钱给你的。只要你愿意借钱给我,我会做你想让我做的任何事,我会做你想做的任何事。”

萧泓话的意思很明显。只要他愿意借钱,重温旧梦,重燃旧爱并非不可能。

老耿沉默了很久,没有说话。萧泓也静静地在那里等着。

钱翔的脸很平静,但他从不说话。他刚从耿手里接过碗和筷子,准备洗。

老耿看到这个,挂了电话,把碗拿过来,洗了洗,放回原处。直到那时,他才擦擦手说,“我,我没有联系她。我不知道她是怎么找到我的联系方式的。”

钱翔笑着说,“我知道,我相信你没有联系她。你在做生意。找到你的手机号码很简单。时间不早了。我们回家吧。”

钱翔的表情整晚都很平静。老耿不确定。他宁愿钱翔和他争吵,这表明她仍然关心他,而不是像现在这样,没有感情和脾气,这使他非常不安。

两个人整晚无话可说。老耿固执地从后面抱着钱翔睡觉。钱翔推了他几次,但老耿坚持不懈,钱翔只好放了他。

早上十点多,面馆不是很忙。钱翔坐在柜台后面发呆。老耿站在厨房门口看着她。他犹豫了几次。

与此同时,门外突然进来一个穿着迷人又时髦的女人。她四十多岁,经历了一场大浪。她的眉毛和眼睛画得很漂亮。随着她的脚步移动,一股浓浓的香水飘了出来。

老耿厌恶地看着进来的女人。正是这个女人证实了他无知的过去,把他留在了家乡,没有地方可站。什么香水?在他看来,那是人渣的味道。离婚刚开始时,他明确同意不再和他联系。他为什么现在来借钱?

钱翔也认出了他面前的女人——老耿的前妻萧泓。她曾经在老耿的专辑里见过她。那时,她纯洁得像一朵莲花,刚刚在早晨绽放出晶莹的露珠,但现在她有了一种更加尘土飞扬的味道。

萧泓随意坐在凳子上,上下打量着商店的装饰。他的语气既嫉妒又不愿意。“耿威,你能行的。记得那年我离开时,我们商店只有三张桌子。我们既是老板又是服务员,我们还忙着到处打苍蝇。我们才认识五年。你的店变了,规模也很大。我真后悔当时不该和你离婚。否则,商店的妻子现在就是我了,你说呢?”说完,她很挑衅的瞟了钱翔一眼。

钱翔不理她。她觉得这是老耿和她之间的旧事,应该由老耿自己来解决。

当萧泓看到老耿沉默不语,钱翔看起来好像什么也没发生,他不禁恼羞成怒。他敲着桌子说,“你就是这样做生意的吗?客人来我们家时,没有人支持他们,所以我们先喝一壶水吧!”

旁边的服务员正要上前,老耿的手拦住了她,他拿了壶茶送了过来,萧泓看看他,他的杯子装满了,刚喝了一口就很烫龇牙咧嘴,顺手扔了杯子,“什么破水?天气很热!”

钱翔趴在柜台上,努力忍住微笑,肩膀却忍不住抖了抖。

老耿无奈地看了看钱翔,然后看了看萧泓,已经面无表情了。

小红轻轻咳嗽一声,掩饰自己的不安,对老耿说:“你准备好钱了吗?我已经打了几天电话了,但是你什么也没听到。我也不能和你预约,所以我得亲自来看看。”

真的没有人比借钱更正直了。钱翔忍住了和她说话的冲动。她想看看老耿是怎么回答的。

“没钱,我已经告诉过你了,没钱。”老耿的回答很坚定。

“是真的没钱还是有人不愿意让你借钱给我?耿威,我们是年轻夫妇。虽然我们后来离婚了,但我不相信你对我有一百天的感情。”

“你也知道你离了我,什么是离婚你明白吗?如果一开始你对我有感觉,你怎么能丢下我一个人跑到南方去?现在你想和我谈谈吗?萧泓,一个人必须有自知之明。”

“什么自知之明?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我们是童年的朋友,毕业后结婚了。心情好的人会嫉妒。你有一条漂亮的金项链送给小媳妇,我也想要,但那时你没有那么多钱买它。为了不让我难过,你在晚上偷了金项链。虽然链子没有被偷,但你也因此入狱三年。这难道不表明你对我有感觉吗?”萧泓急切地说。

“那就是你要我偷的东西。如果我不去,你会哭着在家制造噪音。我情不自禁。”在钱翔面前,萧泓说他过去住在监狱里,这让老耿感到惭愧,想在地上找个裂缝。

“那我向你借钱时,你为什么不听我的?”萧泓补充道。

“现在?”老耿讽刺地笑了笑。“首先,你和我离婚了。我不需要听你的。第二,面馆老板不是我。是钱翔。我在这里工作。我没有那么多钱借给你。”

“你在胡说八道!”萧泓生气的看着老耿,“她不是你妻子吗?她的面馆不是你的吗?你是夫妻的共同财产,你也有权利。”

老耿没有说话。

钱翔笑了,“你知道很多,但不幸的是,我恐怕会让你失望。这家面馆是我父亲经营的,我和老耿都为我父亲工作,所以你所说的夫妻共有财产与面馆无关。”

萧泓震惊了。“我不相信。”

“信不信由你,请不要再打扰我们了。”已经有客人来了。钱翔只是想把这个女人送走。

“我不会就这么忘记的。”萧泓在离开前放弃了这句话。

钱翔耸耸肩,冷漠地迎接刚刚进来的客人。

她以为一切都结束了。直到她不小心回到家,她才意识到自己想得太简单了。

今天早上,钱翔把手机忘在家里了,因为他太匆忙了,以至于到了商店却发现他匆匆忙忙地回到了家。他一进屋,就听到有人在厨房里用非常愤怒的语气说了些什么。钱翔走到厨房门口,看见萧泓穿着围裙,正在和婆婆赵女士讨论如何让老耿在选择蔬菜时和她离婚,以及如何获得更多的财产。

钱翔处于困境中。如果她今天没有把手机太匆忙地留在家里,她就不会回来,也不会听到婆婆和儿媳妇讨论如何计算自己。

“妈妈,我以前做得不好。这不是因为我年轻。现在我变了。只要你让我和耿威重归于好,我保证将来会把你当成我的母亲。真的,如果你不相信我,我可以向天发誓。”萧泓仔细观察了她的前岳母的脸,显示了她的忠诚。

赵女士说:“我一直不喜欢钱翔。没人在乎肖伟是否喜欢她,是否听她的。结婚五六年后,她甚至没有给肖伟生过孩子。她关心她前夫留下的女儿。甚至我岳母也不得不看着她的脸。我希望他们早点离婚,让肖伟给我再找一个听话又懂事的媳妇。”

这两个人边说边向客厅走去,同时抬头看见了钱翔。(标题:前妻借钱,作者阿九。发件人:每天阅读故事应用,看得更精彩)

点击[关注]按钮,首先可以看到这个故事精彩的后续报道。





上一篇:WEY VV7 PHEV最新配置曝光 征战阿拉善可不是闹着玩
下一篇:回顾亚少赛走出的球星:14岁的王霜跳级参加U16亚少赛